心统性情

人与人眼中的风景各不相同。

我怕与人交往。
我怕和我相处久了会觉得我无趣、木讷。

很久很久没发动态了,现在的我也算是个大孩子了,有了工作,也懂得了怎样去笑。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南派三叔。


  你总是去想着改变点什么,却每次都是半途而废,因为你认为那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情了,所以你还是一个徘徊在心底的可怜虫。


  知道放不开就不要尝试着去放开吗。


  害怕期待着外界对你的评价,害怕接受对你来说负面的所有东西,期待接受对你来说正面的东西。


   负面的往往就这么可怕吗,让你这么懦弱。


   有些时候写日记都是满满一页的“为什么”,质问这个世界人与人的不公平,是啊,本来就是不全是公平的存在,你却还一味的要求公平。


   为什么不能把心放宽,一切当做过眼烟云,那不正是你所羡慕的世界吗。


   往前看,其实你还有很多东西。你所拥有的,也是拥有你的。


     ——写给自己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没有人和你感同身受,你以为的楚楚可怜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恼人。所以坚强点吧,即使小伤小痛很多但你依旧可以挺过来。 不是吗?


云树之思

  我与她小时候并不熟悉,小学时是在同一班级,我记得我和她是同桌,但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和她在一起并没有发生难忘的事情,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背古文我在旁边帮她。这件事情是她后来告诉我才有印象的。

  我记得她那时还没有刘海戴着一副让她显得呆呆的大框眼镜,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最起码我是这样认为,持续了好多年。

  和她熟悉起来已经是初中了,那时我身旁有一个比较好的玩伴不过现在已经断了联系。那时她还是一副清爽乖乖女的样子,扎着马尾长长的很好看。

  后来我家搬到了张三村她的家在张二村,我们离得很近。上学的时候经常可以碰到对方,然后打个招呼一起上学。于是就是这样慢慢互相熟悉起来被对方吸引,好像很理所当然,仿佛就该是这样走在一起的。

  大约初三快升初四了吧。

  她退学了。我挺意外,我认为她学习还是很好的初三下半学期每个班级里学习不好的都被老师发了一张学校的推荐表,是技校。在我看来这张传单相当于隐形劝退全靠自觉。成绩靠后的我自然不例外的拿到传单,我选择了药校。我听到她退学时发生的事情后对她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她班的班主任给她的妈妈打电话状似批评她然后被她反过来骂了一顿,她骂完后不拖泥带水的退学走了人。

  我当时给她重新定了一个标签: 乖乖女的外表火爆的内心。

  她学了幼师我去了药校两人又在不同的地区。

  记得刚开始分开的那段时间就像热恋中的情侣被迫分割两地的样子。大电话不上二三十分钟是不会舍得挂的,有时还会因为QQ上的“你不理我”之类的小事件吵架冷战和好。

  我是星期六回家,有时会给她打电话来接我,我还记得那时候她不施粉黛的素颜。光洁的额头,摇曳的马尾,一身灰白的运动装帆布鞋被她穿的干干净净清爽致极。她对我笑,很喜欢那种笑容,洒脱不做作很自然。

  后来她学会了化妆,而我还是老样子。

  慢慢地有人喜欢她出现在她的身边,本来底子就不差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我还是怕她被抢走了,这让我很没安全感,一度惶恐。

  慢慢在QQ上已经不再联系,生活中已经很少见面,但无形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我们彼此心安。有困难想哭想倾诉时我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她,我可以在她面前毫无顾忌的去哭泪流满面的狼狈不堪。

   或许这就是细水长流,淡淡的没有负担。

   我和她的友情持续到现在已经四年有余,我和她相识已经有十年之久。对正处于十六七岁的我们来说已是半生。

   愿我们远离纠纷牵住彼此,方得细水长流。